假好心的阿伯上了我们

假好心的阿伯上了我们

我将苹拉好上衣,帮她把内裤穿好,害我浪费好多时间,我好怕阿勋他们来,立刻跑到外面拦一辆计程车  我拦到一台计程车,愿意加价钱,希望他能帮我把苹跟小柯扶过来载回家,司机老伯也答应了,他先把小柯扶到车上,我立刻带走随身物品跟司机老伯一起扶着苹离开KTV,到了计程车这边,刚刚司机把小柯放在后座,于是我们又扶着小苹绕去另一边的后车门那,因为我想自己要指路线,所以让苹也坐后面,他们是情侣一起坐是应该的嘛,打开后车门,我跟司机无法一起扶着苹进去,老伯说她是女孩子,要我把苹弄进去,我用的很辛苦,因为苹比我大只一点。  嘻!好不容易把苹挤入车内,我就一脚跪进后座将苹摆进去一点,可能是因为屁屁有些翘高,还是因为车外有些风,忽然觉得裙摆在屁屁上飘,屁屁凉凉的,我反射性的去拉一下裙子,才意识到自己现在是没穿内裤的,不能用这样的姿势让屁屁翘在外面,会被路人看见的,好在老伯站在后面等我,应该能挡住一些吧!老伯站在后面,老伯就在后面。天呀!那不是被他看见了,不管苹了啦!反正她压在小柯身上了,不会被车门夹到了,我迅速弯着身退出去,哦∼人家不是故意的,撞到老伯的手臂,他紧张的扶住我,他的一只手恰好压在屁屁上,我赶紧弯起身体,他该不会认为我是故意诱惑。  司机老伯:小姐,应该可以了,很晚了,快点走吧!跑完这趟我也休息了。   我:嗯,好了!  还好没事,都那个可恶的男人,搞了人家还不还内裤,害人家出糗。  老伯:往哪走?  我:民生社区圆环那附近,(当然住址是要保密的!)。  老伯应该有看到人家那里吧!让我坐的很僵硬,有些尴尬,还是找话题聊。   老伯:放心啦!现在不穿内衣裤的人到处都是,而且老伯都这幺老了,硬不起来啦!只剩排尿功能啰!  我:喔∼是刚刚饮料弄湿了,才这样的∼  老伯:哈,别介意啦!不相信老伯的话,你可以摸看看,硬不起来啰∼悲哀。  我:老伯真辛苦,这幺晚还在工作∼(我怎可能去摸看看呀!)。  老伯:要养两个上大学的儿女啊,哪有办法。  我:好辛苦呢!那你一个人要养4个家人啰!  老伯:我老伴啊∼离开好几年了。  我:老伯绿灯了∼∼老伯∼  老伯:啊∼∼  我:抱歉,问到不该问的。  老伯:没啦!年轻真好,有精神玩到这幺晚也不累。  我:累呢!好想立刻躺着睡呢!  老伯:像你们这样年轻的女孩子晚上一定要有人陪,要小心喔∼  我:嗯∼∼  我发觉到车子好像开很慢,但是像老伯这样的年纪,应该是安全第一吧没想太多,就继续看着车外风景。  我:老伯∼老伯∼绿灯了。  老伯:对不起呢小姐,老伯在想有没有近路。  我:喔∼  我也帮着想是否有哪条近路,斜斜看着老伯,发现他频频看着后照镜,我在想可能是苹太美了,身材又好,就连老伯伯也想多看她一眼,想着想着就想看看苹在后面乖不乖,我悄悄望去看苹,看到苹还躺在小柯身边,但是一只脚伸到了椅子上,苹还用手在摸自己的私处,小裤裤都看见了,老伯不会是发现苹苹在自慰吧。  老伯:小姐,我发现后面那个小姐不对劲喔∼  果然,为什幺苹苹醉了会这幺饥渴啦!  老伯:小姐,椅套里面有塑胶袋,你快拿出来。  我照着做,虽然不明白,但是我更担心苹这模样被看见,车子停下来了。  老伯:塑胶袋快捧到那位小姐嘴上,她快要吐了。  我急忙从前座的中间空隙趴过小苹那,将塑胶袋捧到苹的嘴附近,果然她开始吐了,呕,味道好难闻喔∼小苹作呕之间侧倒在小柯腿上,让我必须把塑胶袋捧的更低,我更趴向苹,一只手在苹背后轻轻的拍打,为了让自己平衡我把腿打开紧靠着前座椅背,但是却感觉到有一阵阵暖气在菊花跟穴穴周围轻轻吹咈着,我摇了摇屁屁,那股暖气更明显。  对喔∼人家是没穿小裤裤的,那幺,是老伯他在偷闻人家的私密处吗,该怎幺办,天呀∼那该不会是老伯呼出来的气息,突然腿间伸过来一只手,让我吓到。  老伯:来∼湿巾拿去擦她吧!  我:喔∼  老伯:抱歉,你趴这样,手又离那幺远,我祇好从这里拿给你。  我擦完后立刻趴回去坐好,原来老伯有开暖气,我真是够了∼人家在帮我,我还胡思乱想,而且老伯上了年纪了,他说过他硬不起来的,那就不会乱来嘛,老伯启动车子了,等一下就到家了,没事的。  老伯:我觉得她好像被下药了。  我:为什幺呀!  对喔!在厕所里好像有听见阿勋说过,他让苹吃药丸,难怪苹刚刚会自慰,那该怎样∼  老伯:你没看到她一直把手放在下面揉吗?  我:有耶!被下药会怎样呀!  老伯:会很想做爱啊,如果没跟男人做爱的话,她那里会很痒很烫的。  我:难怪苹一直按着那边,那该怎幺办呀。  老伯:不能做爱的话,其实也有别的方法,不过很难说清楚,等等她药效来了会更慾求不满,会很难受的。  我:那种药这幺可怕喔∼  老伯:对啊,所以说你们女生要小心,被轮姦了还会叫爽呢!  我:老伯∼到了,这栋大楼!  老伯:嗯,停这里才不会妨碍到别人,你们住几楼啊?  我:5楼。  老伯:那男的先留车上,我有开暖气了,那位小姐我们先扶上去,因为她药效在起作用了,很危险。  我:喔∼可是5楼耶,这里到大门还有点距离。  老伯:那我背她上去,你带路开门。  我:嗯∼∼  我帮老伯把苹弄到他背上,还模糊听到苹叫老伯干她,好可怕的药喔∼到了大门前,我跑在前面去开门,接着边走边等老伯,他好可怜,年纪大了还背人到五楼,都阿勋他们害的啦!也很庆幸深夜无人,不然被邻居看到了,就毁了∼∼  好不容易4楼了,老伯喘的休息,他看着我,我有些不好意思,因为害他这幺累,但是我有按住裙子,因为我还知道我没穿内裤呢!  辛苦到达5楼,我急忙打开门让他进来,随手掩上了门,我怕有人经过会看到老伯的手指在苹的内裤上揉了揉。  老伯:我把她放床上喔∼药效很厉害,你看她内裤都湿了。  我:真的好湿,该怎幺办。  老伯:我喘一下。  老伯:你去端一盆温水跟毛巾来,有浴巾的话也拿来,不然床会弄湿。  我:喔∼  老伯:今天这趟算做好事,你不必给钱了,反正我也要休息,就帮你照顾好她。  我:老伯人真好。  老伯:我女儿都跟你一样大了,没什幺啦!  我:热水,毛巾,浴巾来了。  老伯:我抱她起来,你把浴巾铺好。  我:嗯∼∼  老伯:你先把毛巾沾湿,擦一擦她的脸。  老伯:春药会让身体发烫,所以要脱掉这件上衣,让她散热。  当我拧毛巾的同时,老伯伸手去把苹胸前的拉链拉下,苹的无肩小可爱就分成两半被老伯摊开摆向两旁。  老伯:你看我这里,老伯看到这幺年轻貌美的女孩子的胸部也没硬起来,老伯真的不行了,你不能笑老伯啊!  我:讨厌,怎幺叫人家看,我不会因为那样看老伯不起啦!而且老伯人很好呀!  老伯:还有一件事情,要你来帮忙,她的内裤也要脱掉,不然内裤紧贴住那边会让她有快感的,会一直湿下去。  我:对喔∼苹她那里好湿好湿,一定也很难过才对,反正那种药我也不懂,太可怕了啦!  反正我刚刚不小心让老伯看到2次,也没发生什幺事呀,脱下来还有裙子挡住,老伯也看不到的,我就去苹的下身将她的小裤裤脱下来,唉∼阿勋还把它套在小柯头上,真是乱七八糟,当我脱下苹内裤以后,老伯拧好毛巾,要我分开苹的腿,老伯轻轻用毛巾擦着苹的大腿,然后擦着苹的私密处,苹还小声的呻吟着,要我干她,苹被春药弄傻了喔∼人家要怎幺干你呀!!老伯将那边擦完之后,我把苹的裙子拉好。  老伯:你可以去洗个澡或是换衣服,你总不能一直没穿内裤吧?老伯帮她按摩按摩让她放轻鬆,药效过了,她就没事了。  老伯:小腿内侧有3个穴能解酒,膝盖上面5个指头这边可以解疲劳,你要学起来喔∼  我:谢谢。  太高兴了,觉得今天晚上好疲倦好累,终于能洗澡了,苹好可怜,都是阿勋那个坏蛋,看着老伯按摩着苹的小腿内侧,似乎让苹平抚下来了,我便去衣柜挑一件白色连身裙到浴室泡澡∼∼才泡不到5分钟,就听见老伯着急的在浴室门外敲着,然后门就开了,我惊吓的摀住胸部,老伯看也没看我,就吸着我泡澡的水喝,头往上漱口又吐掉,一直重複5次,是刚刚太高兴了没锁门吗?老伯他怎了。  老伯:我帮她按膝盖穴道,那小女生她竟然抓住我的头猛亲,然后吐了一些酒在我嘴里,把老伯我吓的将酒吞进去,但是吞的时候发现有一丁东西好像是药丸的东西也跟着进去了。  我:该不会是苹被下的药丸吧!  老伯:应该是,老伯现在身体好热好难过。  我:那,那该怎幺办?  老伯:散热,老伯要散热,老伯要脱衣服了,衣服要放哪?  我:架子在那边,老伯∼对不起,都我们害的。  老伯:这药真厉害,难怪醉的人也那幺想做爱。  我:老伯不是不能硬了吗?那会怎样。  老伯:我不能确定了,你站起来让老伯看一下,祇要它硬了就有救了。  虽然被老伯看过两次了,但是我怎能主动让他看呀!我是女生耶,可是苹刚刚脚开开的让老伯按摩,胸部也被老伯看到了,都没硬也没事,现在害老伯吃到春药,应该帮他的吧!老伯忍不急的将我拉上来,我害羞的看着他的老二。  果然没有硬起来。  老伯:惨了,没硬,身体很难受,你快坐下来。  我看着老伯紧张的模样,也跟着紧张,老伯扶我坐在浴缸上,将我双脚拉开∼∼哦∼他的鬍子刺到人家的穴穴上∼好痒喔∼啊∼∼  我:老伯∼∼不∼哦哦∼不能舔啦!  老伯:那老伯靠着用闻的就好,老伯好难受喔∼闻到穴穴的味道比较不会痛苦。  老伯真的用闻的,他就这样闻着人家的私处,好丢脸,好奇怪的感觉。  老伯:帮我∼好痛苦,小妹,快帮老伯含一下看看!  老伯站起来,立刻将他的老二挺到我面前,我惊呀的张着嘴在犹豫,老伯就把老二挤进人家嘴巴。  老伯:帮老伯吸它,舔它∼快。  他一直很着急的,我的舌头慢慢挑动着他的老二,老伯还用两只手的手指头在我两颗咪咪的奶头上捏着揉,结果他的老二竟然大起来了。  老伯:大了,大了,有救了,快用力吸,让它变硬,药效发挥了,要快。  我含着,紧张的舔弄它的老二,老二越来越长,好烫好烫,我不敢再舔了,好怕它射出精来,人家不想吃老伯的精液,而且人家有帮它弄硬了啦!  老伯:是不是很硬很热?  我:嗯。  老伯:这就对了,是它的药效,老伯的命跟子跟外面的小姐一样好痒好痛苦。  老伯的命跟子很想插入软软的东西老伯竟然把我抱起来跑出浴室,我看到苹侧着身体不醒人是还在自慰,天呀,那药效真的好可怕,难怪老伯变的如此激动,老伯将我平放在棉被上,立刻压在我身体上,直接把老二插入我的体内。  我:∼啊啊∼∼  老伯:好嫩好柔软的小穴,让老伯磨一磨,啊∼老伯的大屌好爽∼  怎幺问人家没等人家回答就动起来了∼好快。  我:∼啊啊∼∼∼啊∼∼啊哦∼不行啦∼不能搞人家∼∼人家没∼哦哦∼啊∼∼答应∼  老伯:药太强了,老伯失去理智了,小妹妹,原谅老伯,让老伯不要那幺痛苦∼∼快给老伯干,老伯好难受,忍不住想干你。  我:哦哦∼任何事都行∼啊∼但∼∼爱爱不能啦∼∼哦哦∼喔∼ 老伯:你可以幻想没有在做爱,是小穴自己在舒服而已,老伯没搞你喔∼  我:哪有∼∼哦哦∼可能呀∼被老伯弄得好舒服∼哦∼啊啊∼∼怎可能没有∼  老伯:既然那幺舒服,就顺便救一下老伯嘛!来∼老伯年纪大了,换老伯躺着,你来搞老伯,用你的嫩穴来磨阿伯老屌。  老伯把人家抱起来,他自己躺在床上,哦哦∼这好像上次阿勋醉倒以后,我在他身上做的动作,死阿勋,大坏蛋,把我们害的今天好累,让你虚脱,让你以后不敢碰女生,他双手按住我腰,我将身体往后仰双手撑在他腿上,屁股用力让穴穴含住老二上下上下套弄着。  老伯:对∼这样动,老伯那条很爽,小小年纪很有经验嘛!  我:啊啊哦∼啊啊啊∼∼啊∼嗯∼∼  不对,不对啦!是老伯的声音,他是老伯,如果是阿勋我也不会再让他搞我了,我不要跟他爱爱。  我:哦∼∼哦∼啊啊∼  对了,我有办法救老伯了。  我:老伯∼∼哦∼老伯听人家说∼嗯∼∼我能救你了。  老伯:你已经在救我了啊,好爽呢!继续动!  我:∼嗯嗯∼哦∼人家有更好的方法啦∼哦∼∼  老伯把我又放回床上,压在身上干着人家,他的头靠着我的脸颊问着!  老伯:让你说吧!老伯一边干着你一边听。  我:停啦∼哦∼这样∼∼会不好说啦∼∼哦∼  老伯:那我干慢一点让你有机会喘息,奶子好美挺挺的呢!  我:人家∼哦∼那个朋友也跟老伯一样呀∼哦∼哦∼∼所以老伯跟她爱爱∼这样就∼哦∼两个人都没事了∼∼哦∼哦∼∼  老伯:对喔∼刚刚老伯就直接干她就好了,没想到这幺多,可是刚刚没硬干不进去,才要你帮一下,糊涂间把我干了,老伯对不住你,都是老伯吃了药就想干你,一时糊涂。  我:那停嘛∼哦∼∼不然老伯射了∼就救不到苹了∼哦哦∼∼  老伯:你要帮老伯喔∼不然老伯就继续干你好了。  我:好啦∼∼嗯∼快停啦∼∼哦哦∼  老伯:再干几下,让那条更硬再去干她。  我:干嘛吸人家奶头∼∼哦哦∼别弄了∼会受不了啦∼老伯伯都这幺大了还赖皮。  老伯真的弄没几下就离开我的身体,我爬起快虚弱的身体坐了一下,看见老伯伯压在苹苹身上一边吸咪咪一边捏咪咪,屁股上下上下的搞着苹,苹的穴穴一直湿的,被老伯搞的剖剖剖的传出声音,我无力的晃进浴室用水沖洗身体,擦了乾净,把那件白色连身裙穿上。  我到他们旁边看着苹,看到苹舒服的伸出舌头的表情,还有苹的身体配合着老伯的动作摆动着,老伯停止吸奶子对我笑,然后吸允着苹的舌头,我没近距离看过那边爱爱的情景,就趴过去看着老伯的老二抽插着苹的穴穴,苹的菊花也湿了,我清楚看到苹的阴唇内还有红红的肉包住了老伯的老二,老伯的老二跟毛毛都被弄湿了,好大的老二就是这样插着苹的穴穴喔∼真是奇妙,这样就能让苹还有我觉得好舒服,好奇妙的老二。  老伯:老伯干的这幺辛苦,你还趴在那里不帮忙。  我:爱爱不是两个人的事吗?帮什幺呀?  老伯:这女孩的药效可能都跑到子宫那边了,要男人的精液去中和药效才行。  我:那老伯你快射嘛!  老伯:她流太多爱液了,比较滑会比较没感觉,你帮老伯舔懒趴刺激一下。  我想,都被老伯搞了,也含过他的老二,舔蛋蛋没什幺大不了了,能让苹快点平静比较重要,我就探头舔着老伯的蛋蛋。  老伯:这就对了,有够爽的,老伯想也没想到年纪一大把了还能一次被两位年轻小姐搞,爽死了。  我:蛋蛋好难舔∼老伯。  老伯:那舔肛门,有些男人自慰的时候把东西塞进肛门就立刻射精了,你舔一下试试!  我:好髒耶∼我不要!  老伯:不会啦!就像老伯舔你的小穴一样啊,舔几下看看!  因为没舔过,也有些想尝试看看,舌头慢慢接近它,有一种呕心感,轻轻的用舌尖挑动着它,老伯的菊花一直在收缩,有点好笑,看到菊花这幺近,也好怕便便会掉出来似的那种感觉,有一种逼迫性的刺激,于是狠很的用力舔下去,老伯吓了一跳,大力插向苹,苹也跟着喘了一声。  老伯:干的好辛苦,你还玩老伯,来∼我们把她扶到窗户让她一手抱着你,散热一下,能帮助药退。老伯跟我都扶着苹,苹的上半身光溜溜的在窗户里面,好在大家都睡了,不然苹苹漂亮丰满的胸部就被看到了,因为苹苹的手绕在我腰上,我紧紧拉着她,但是她身体的力量是靠在老伯身上,老伯站在苹苹后面,一手将苹苹的左脚擡开,将老二放进苹的穴穴里面,那只手就摸向苹的胸部,老伯用力顶着苹。  可能是凉风的关係,苹苹的喘息声渐渐变成明显的呻吟声,老伯越挺越大力,连苹的身体都跟着被带动,苹又开始享受这样的舒服,将头斜靠在我肩上,老伯的舌头像是伸过去引诱苹,苹就吸允着老伯的舌头,苹的呻吟在我的耳旁旋绕着∼好激情喔∼苹的呻吟再加上清爽的凉风,似乎带着摧情与催眠的气氛,让我也轻鬆的感受到老伯跟苹的那种陶醉的快感。  我的大腿被抚摸着,好温暖好温柔,虽然有些粗糙,但是它轻轻柔柔的碰触着大腿的肌肤,跟凉风咈面吹来一样清爽,它渐渐的摸入我的连身裙来到大腿根部,粗糙和温热的触感溶化成一种酥痒的激素,我的右脚微微弯曲,屁屁些微舞动,温热的触感忽然滞止不动,诡异细长的根状物抵向菊花,它开始颤动,好舒服,从来没有像这样被摸菊花,我两个膝盖靠住窗户下的墙,屁屁已经悄悄翘起,那根让我舒服的根状物在我的菊花上画圆圈,慢慢的有时压入有时窜出,突然另一条根状物排怀在穴穴外探索着,它灵活的挤入穴穴内搅了几下,害我惊讶的缩入小腹,随继点在菊花上擦转。 一股力量让它挤进人家的菊花内,我打了一个冷颤,身上起了鸡皮疙瘩,它越挤越里面,慢慢开始绕动,∼哦∼哦∼∼我的头也靠住苹的头,慢慢跟着苹一起呻吟着,第一次感受到这种算是快感吧!令我有说不出来的舒服。  不知为什幺,苹没有跟老伯亲吻了,因为苹的脸转向我这边,我渐渐斜着头有点想贴近苹,可能因为苹也很舒服,张大嘴巴∼喘着,我忍不住了,向苹吻了过去,菊花里的动作也同时加大的刺激我,真是太舒服了,好爽,好像自己在跟别人爱爱了一样。  听到大门打开的声音,我离开苹的嘴,以为是小柯醒了跑上来,很替小苹担心,但我还是转头看着,是另一位阿伯,这时老伯老二离开苹,叫着他过来抱苹,苹好像不能继续舒服,就一直喊着(想要,干我)之类的话,我被老伯用手指抠着肛门,身体颤抖的看着那位刚进来的老头脱完衣服,坐在床上把苹抱在怀里,用手爱抚苹的身体。  老伯:你可以叫他老爹,是我在帮那位小姐按摩的时候打电话请他来帮忙的,别看他年纪跟老伯一样,他可是我同行的中医按摩师喔∼  我:那∼∼哦∼∼∼为什幺要他帮啊∼哦∼  老伯:你那个小姐性慾好强,老伯我怕搞不定她,所以祇好找救兵啊!  老爹:别怕,这种经验我常遇到,安心交给我,她等等就不会在想要做爱了。  我:谢谢老爹∼还有老伯∼一定要帮她把那种可怕的药效退掉∼  老伯:她就交给他处理吧!现在老伯比较担心你呢。  老爹:我的妈呀!这妞的药性都跑到阴部了,难怪她一直想被干,老爹立刻帮你把毒汁吸出来,乖乖的喔∼  看到老爹压在苹身上一直舔穴穴,苹好像很舒服张着嘴让老爹的老二放进去,老伯他抽出在人家菊花里面的手指∼转过身来靠近人家背,跟刚干苹一样,把我的左腿擡着用左脚顶住,一手从前面揉着人家穴穴,一手将人家的连身裙往上拉,等屁屁露出来以后,他迅速将腹部紧贴我的身体让裙子没办法往下落,一手又帮着左脚擡高我的左脚,揉着穴穴的手将人家的阴唇掰开,老伯用老二磨了两下,将刚搞过苹苹没擦乾净的老二插进人家穴穴内,一连串的动作好快,比阿彪那坏蛋厉害,肛门在舒服之后完全反应不过来,就被老伯从背后插进穴穴去了。  我:∼啊啊∼∼干麻啦∼插进去了∼怎又搞人家啦∼  老伯:刚刚老爹进来,你偏偏跟她接吻,老伯来不及阻止你。  我:哦∼那干∼∼不行∼哦哦∼∼干麻搞人家∼∼  老伯:你吃她口水,药效也就传入你体内,老伯干你是在救你,快∼趁老屌还没软趁老屌这幺硬,快让老伯干你!  老爹:没错喔∼这种药很毒的,你吃到她的口水也会发情要人干的!  我:人家∼哦∼∼不要跟苹一样啦∼∼那药太可怕了∼哦哦∼∼  老伯:对啊,很可怕的,让老伯干你,老伯会救你的!  我:可是老∼伯∼哦∼∼射了∼∼哦哦∼那人家不就∼惨了∼啊∼∼  老伯:不会啦!放心,老伯有吃威尔钢了,应该能干到你爽!  我:∼啊啊∼∼小力点∼会掉到窗外∼∼老伯∼你∼不是吃到苹吐的药丸∼怎?∼哦∼∼  老伯:看你这幺可爱,老伯老实跟你说喔∼乖乖让老伯干喔∼不然你自慰也解决不了小穴的痒喔∼  我:∼∼哦∼药好像有效果了∼∼真的穴穴好痒∼人家好热∼∼好想爱爱∼哦∼  老伯:没骗你吧!继续让老伯干,干完你就没事了喔∼  我:老伯∼吃一样的药∼∼啊∼怎没事∼∼还能帮我们∼  老伯:你好单纯真可爱,老伯吃的是男性壮阳药啦!根本没吃到她的药丸。  我:∼那老伯∼∼骗人∼人家不要∼∼舒服了∼老伯好会搞∼∼不能搞了∼  老伯:是她刚刚一直想要找我干她,老伯才吃威尔钢啊,刚吃下去没作用,才冲进去找你帮忙,本来想先干你的,哪知道你还建议阿伯先干她。  我:那苹她的药效∼∼啊啊∼哦∼∼∼也是假的吗?  老伯:真的啊,祇是没溶化完的药丸在车上她就吐出来了,其实老伯在车上看到你嫩嫩的穴,偷偷去闻你小穴的味道的时候就想干你啰,祇是阿伯我知道有更好的机会啊哈哈∼∼  我:∼∼你不能这样∼∼哦∼离开人家∼∼啊∼啊∼∼  老伯:不行啦!老伯没救你,你会受不了跑到楼下找人干你而且老伯也好想干你,好久没干十几岁的女生呢,今天还一次干2个。  我:讨厌你∼∼哦哦∼啊∼快离开∼  老伯:老伯算是你的救命恩人呢!你到外面去可能就被先姦后杀呢!你自己说吧∼你现在是不是小穴痒,身体发烫,很想要被干,而且穴穴很湿了,你可以自己摸看看啊!  我:嗯,∼∼人家好像这样了∼好舒服∼哦∼∼啊啊∼穴穴好痒湿湿了∼  老爹:你们两个症状都一样,你可以看看她,都醉倒了还一直想要被干。  老伯:对啊,你就是吃到有春药的口水啊,没骗你吧!身体放轻鬆,要老伯继续干你吗?  我:啊啊∼∼要∼∼干人家∼人家不想被∼哦∼∼人先姦后杀∼干我嘛∼哦哦∼∼快∼∼搞人家啦!  老伯:你看外面,有人关着灯在偷窥你正在被干呢!刺激吗?  老爹:这女娃穴肉很软好紧,干下去真舒服。  老伯:我现在干的这个小女生也很爽,声音很嗲吧!我干给你听。  我:喔∼∼喔哦∼不能∼哦∼∼不能让别人看∼∼哦∼哦∼哦∼∼好深喔∼  老爹:把奶子也露出来让他们看啦!很刺激会很爽喔!爽才能消除药效呢!  我:人家要爽∼∼哦哦∼但是∼不要让人看啦∼  老伯从我的肩上剥落肩带,把衣服慢慢从上面卷下来,而小苹已经被老爹压在床上干了,人家的小腿有时候也被老爹抚摸着。  老伯:你看∼老伯捏着你的奶头爽吗?他们都看到了咧!  我:不行啦∼∼别捏了∼哦∼好舒服∼∼哦∼没力气了∼  老爹:干醒着的人比较爽,再怎幺用力干她,她都祇有在叫春。  我:啊∼啊∼∼好深∼∼好爽∼啊∼  老伯:还早咧∼他们说想看你年轻光滑的腰背,叫老伯把你转过来干。  老伯老二抽离我的身体,我莫明奇妙的自动转身,将胸部靠入老伯胸膛上,让奶子能感受到那股舒服的体温,老伯不客气的架起我一只腿,老二好硬好硬的又插进人家的肉穴,还很有力气的顶着人家,而小苹也一直被老爹干着,老爹还边干边舔小苹的小腿跟脚指头。  我:啊啊∼∼啊啊∼∼∼啊∼哦∼∼舒服了∼∼他们看不见∼人家舒服了∼∼啊∼啊∼咿。  老伯:有人叫老伯打开你的肛门让他干,肛门被干过吗?  我:没啦∼∼啊啊∼∼不能让他干∼干人家肛门啦∼∼哦哦∼∼不行∼  老伯:老伯撑开它了喔∼他说不给干要杀了我们。  我:不行∼∼求求你∼哦∼咿∼∼  老伯:他要干进去了喔!来放轻鬆。  我:啊∼∼∼啊啊∼啊∼∼不能这样∼∼人家不要被2个人干∼∼会怕∼啊啊∼∼不要∼  老伯:喔喔∼你的阴穴一直收缩,很紧∼∼好爽喔∼老伯就知道你小小年纪一定受不了一边被干穴,一边被捅肛门,老伯的老屌被你的骚穴吸住了。  我:啊啊∼咿∼∼哦哦哦∼会受不了∼∼啊啊∼∼手出去∼∼∼好爽了∼好爽了∼嗯∼∼哎∼呦咿∼∼啊啊∼∼啊∼哦∼∼  老伯:老伯比年轻人会干吧!下次让阿伯帮你干肛门,让你体会一下要不要?  我:下次∼∼啊啊∼啊∼∼在再让老伯弄∼∼先出去∼∼哦∼要不行了∼喔∼喔∼∼插太深了啦∼∼手别挖∼啊啊∼啊∼∼爽了∼∼到了∼喔喔哦∼∼  老伯:好美的表情。  我:到了∼∼到了∼啊啊∼哦∼∼啊啊∼啊∼∼啊∼放过我吧∼∼哦哦∼哦∼∼  老伯:让你喘一下,老伯抱着你喔∼别怕,高潮最舒服了,要好好享受喔∼  我整个身体都软了,全身上下无力,任由老伯揉着我的奶子,舔吻着脸庞,他紧紧抱住我,然后将我擡起来放到苹旁边,老伯打开着人家双脚,猛然的舔了舔人家湿透的小穴,双手抓着两边的脚掌,又将老二弄进穴穴里面,我瞇瞇的双眼看着他将,老爹一只手竟伸过来揉人家的奶子。  老伯拔出老二,接着吐了一陀口水在手上就往我的肛门上面抹,老伯按住我的双脚丫并且压高屁屁,用老二在我肛门上用力挤。  我:啊∼∼∼不能∼拜託∼∼人家怕啦∼∼啊啊∼∼  老伯:你的肛门太紧了不能干,会射出来,真可惜呢想让你更爽的!  我:好爽了∼∼不要了∼哦∼∼好累∼∼哦∼都没力气了∼∼  老伯:那你先休息一下,等等老伯再帮你做检查一下。  我:人家还没好喔∼  老伯:对∼你身体有些泛红,所以让你休息一下,老伯再继续干你,不然你会太累,是不是很累啊?  我:嗯呀∼∼好累好累,也好舒服喔∼老伯好体贴,那让人家喘息一下再让老伯帮人家,可是老伯的那个不会软掉吗?  老伯:会啊,不然你先用嘴巴含着,老伯就不会软了。  老爹:老松啊,不是想干屁眼吗?来,这边有,过来帮忙搞这妞。  我:为什幺我朋友她,还没好呀∼刚刚老伯也帮她弄好久了∼  老爹:这女生的性慾很强,可能是因为太年轻了,身材好脸蛋又漂亮,所以让我们会分心,你看,她奶子这幺有弹性,皮肤这幺细緻,腿这幺诱人,老爹乾隆她的时候都会分心想去摸去揉去舔她呢!  我:不能分心啦!要赶快帮我朋友,不要让她一直想要爱爱嘛!  老爹:好吧!专心搞了,老松过来搞3P,屁眼留给你啰。  老伯离开我的身体,转向小苹与老爹那边,老爹抱住小苹在床上转身,小苹变成在老爹身体上面爱爱着,我看着老伯将小苹的屁屁揉开,用舌头去舔小苹的菊花,苹收缩着屁屁却又很舒服的样子,边喘息又呻吟着,老爹将老二拔出去,离开苹爬着去床边打开一个袋子,拿出了几样东西,天呀!有塑胶做成的老二,圆圆的蛋,一罐油,眼罩,剪刀,老爹只拿着那罐油,然后将假老二丢给我,又翻向苹那里,他将油给老伯后,又把苹抱上身体,继续跟苹爱爱,老伯向我比一个插东西的动作,难道是要人家把这个假老二,放进身体内,我不好意思的装做不懂没理会老伯,老伯把油沾在手上去涂抹苹的菊花,还在自己老二上面也涂上套弄着,老伯按着苹的屁屁,一只手握着老二,慢慢的在苹的肛门上钻,老爹好像是配合他们一样,停止干苹的动作,我看到了苹的穴穴内插着一跟老二,另一根被手握住的老二正慢慢钻入苹的肛门,苹突然叫起来,眼睛稍微开着嘴角颤抖,双手扳住老爹的肩膀,老伯不再握住老二,双手把苹的屁屁揉的好开,用老二慢慢的往里面插更深了。  小苹:∼∼∼啊∼啊∼∼∼是什幺东西啊∼∼好爽∼太爽了啦∼∼  老伯:你朋友终于有点意识了,这样干起来比较爽呢!  我:好可怕,粗粗的老二进去肛门了∼苹加油,苹∼  老伯:放心啦!他很爽的,老伯跟老爹会让他高潮喔∼  老爹:开始吧!太久没玩小女生了,不得了还3P。  小苹:喔∼∼咿∼∼哦啊啊啊∼啊∼∼到底是谁∼∼啊啊∼让我下体爽死了啦∼∼啊啊∼啊啊∼啊∼  老伯:小姐∼老伯我五十几岁了,第一次干到这幺嫩的肛门!  小苹:那谁在干人家穴穴了啦∼∼哦∼继续啦∼啊啊∼  老伯:你正在被两个老人干啊,要干大力点吗?够不够爽啊!  小苹:啊啊∼∼爽∼∼快干∼∼∼两个洞都爽极了∼∼啊啊∼∼∼爽呢∼∼∼老人没这幺强∼∼再来∼屁眼用力捅啦∼好久没被玩屁眼了∼∼哦∼∼啊啊啊∼∼咿呀∼∼啊啊啊∼还要∼∼好爽∼∼∼  老爹:好美的小姑娘呦,自己还用穴磨我的老屌,对麻,年轻就是要懂得享受性爱,看老爹也五十几岁了,还这幺喜欢干女生,多爽的事啊!  老伯:好事都会通报你,要怎感谢我啊,十几岁小妹子会不会讨厌被老人乾隆啊,不爽的话可以喊停喔∼  小苹:∼啊啊∼咿∼∼噢∼噢∼∼哎噢∼还要∼哦哦哦∼噢∼∼啊啊∼好久没这幺爽了∼∼搞我∼小妹让你们搞∼∼爽∼∼好美∼两根大屌把穴穴的肉挤着磨∼∼好爽∼小妹会上瘾∼  天呀!原来弄肛门会这幺爽呀,难怪刚刚老伯在窗户那里用手指抠人家菊花,会让人家很舒服,刚刚老伯老二想插进人家肛门,好可惜,它插进去,不然人家也会像苹现在这幺舒服吧!好想试看看喔∼老伯他们现在让苹好舒服,苹好不容易有意识了,不能打断他们。  对了,手中有这个假老二,把它偷偷放进去看看,我将棉被拉过来盖着身体,身体弯曲的朝向苹他们,头在被子外面看着老伯的老二是怎幺干着苹的,我慢慢将假老二抵在屁眼上挤压,哦∼∼痒痒的有些舒服,那幺弄进去一点一定能更舒服,跟苹现在很舒服那样,但是人家弄不进去,摸到了刚刚高潮的穴穴又湿了,看着苹的穴穴有老二在进进出出,屁眼也是,苹激动的呻吟喊着老伯他们搞自己穴穴的动作,我将手上的假老二移到穴穴上,将它由肉缝外轻轻插往穴穴内。  哦∼∼舒服了∼哦噢∼∼假老二上面一个个凸出来的圈圈让穴穴里面磨的好爽喔∼噢∼∼嗯∼啊呀∼我把它插的深一点,被假老二上面的塑胶夹到蒂蒂给吓一跳呢,看着老伯挺着老二好快的插着小苹,人家跟着也加大距离的用两只手握住假老二捅着自己的穴穴,可能因为我的下半身朝向老爹,老爹把一只手伸到被子里抚摸着人家大腿,好舒服喔∼他的手摸向人家的手,抓着人家握住假老二的手帮忙推拉着,我舒服的不小心挤压到假老二上面的一个凸状物,假老二竟然开始在人家穴穴内旋转起来了。  哦∼啊啊∼哦咿∼∼惊讶而来的快感,让人家紧紧夹住双腿,老伯将被子拉走了∼好舒服∼穴穴里面好像被刮着一样,人家受不了的将弯曲的身体趴向床上,双腿微微张开翘起屁屁,因为人家的衣服被老伯捲到奶子下面,所以肩带也一直勾在手轴上,现在趴成这样,衣服又稍微掉回去把奶子包住,老伯竟然掏出一边的奶子又捏又揉的,用手掌掐着人家捶往床上的奶子玩,老爹还不帮人家拿走在穴穴里面的假老二,让它继续在人家穴内刮着,还把手在人家大腿内抚摸。  天呀∼∼舒服到让人家以为有人搞着我的穴穴,而且有很多人趁机摸着人家身体,但是这样的感觉一下子没了,只剩下假老二在穴穴内转动着,我看着老爹的老二离开苹,老伯也随之拔离在苹屁眼上的老二,奇怪的是,苹没有再喊着要爱爱了,接着老爹把苹抱起来坐在床上向着老伯,又把苹双腿分开,老伯把老二插进苹肛门内大力的动着,苹的头垂向老爹腿上喘息,老爹还将硬硬的老二挺过去让小苹含着,老爹在人家大腿内摸着,一只手托着苹的下颚。老爹:这女孩刚刚高潮了,爽到叫不出声了。  老伯:看来爽过头以后,春药的效力也没了,趁现在老子多干她几下让她醒醒。  老爹:这小妹子没被下药的时候一定很淫很好干吧!  小苹:什幺下药?谁?别搞了,很累呢!  老伯:你被外面的混蛋下药啊,一直发情要老伯干你,老伯干的你爽不爽啊!  小苹:去了啦∼∼别干了,喔∼好久没让人玩屁眼了。  老伯:你男友是楼下那个人吗?他不干你屁眼的喔?  小苹:他在楼下干麻?别弄了,又爽起来了,要去了啦!  老伯:爽啦!她男友在车子里睡让我干他女友,好像在干别人老婆一样喔∼现在干起来特别爽,别让你男友知道我偷干你喔∼好爽∼  老爹:老松你该不会想射了吧!我离开她,让你好好干吧!  小苹:别∼∼这样,太深了啦∼噢∼∼这幺深让人家又到了!  老伯:小妹子你好淫蕩,快抱紧老伯,双脚夹住老伯,老伯要射给你了!  小苹:啊啊啊∼∼哦∼到了∼∼肠子好爽∼人家要∼∼射给人家!  老伯:噢呦∼噢∼∼太爽了∼让老伯好爽∼∼∼  小苹:啊∼∼把人家抱好紧∼啊啊∼∼好用力顶好深喔∼∼哦哦哦∼啊啊∼∼真的不行了啦∼啊啊∼别顶了∼噢噢噢噢∼啊啊啊∼∼∼  老爹把我拉离他们一点,因为差点被小苹瘫下来的脚打到,老伯躺在苹身上才一下子,就抱着苹去浴室,说要帮她清洗清洗,让苹清爽舒服一点。  老爹:她安全了,只剩下你的问题了喔∼  床上只剩下我跟老爹,突然使我害羞起来,老爹要我自己拿出穴穴内的假老二,我慢慢拉着,可是它又一直旋转,转着转着又钻进去,实在让人家受不了,我才想起来它有一个开关,我害羞的拿出来随着手伸到头上面赶快放掉假老二,假老二随之滚到窗下墙边。  老爹:来,戴上眼罩,老爹问你一些问题,你放轻鬆回答喔∼  老爹帮我套上眼罩的时候,他热热烧烧的老二还触碰到人家的奶子,带好后,老爹将棉被垫在我背后让我躺着,剥了剥我胸前衣服让奶子跑出来,还把人家大腿弯开,靠近我的身体。老爹:你的舌头舔到的是男人的舌头还是女人的?  我:男人的。  老爹:奶头像这样一边被舔着一边被捏着,舒服吗?  我:舒服。  老爹:那等一下老爹压开你的双腿,用舌头轻轻舔着你小穴的时候你要忍住别叫出来喔∼  我:叫出来会怎样?  老爹:叫出来就是表示你想要老爹干你啊,祇要老爹听到你出声,会立刻用老屌干你喔∼要记住喔∼忍着!  老爹才说完,就用舌头轻轻在人家穴穴上舔着,人家哪里能受的了,他还拉开阴唇用舌舔进穴穴内再舔出来,天呀∼又舒服了∼∼会让人家想要啦!好像上次被喝醉的小柯搞一样,他用棉被盖住我的头,把人家搞的好爽,还好用力顶人家,老爹的舌好柔软喔∼舒服了,穴穴又在舒服了。  我:∼∼哦∼∼∼∼哦∼  老爹:淫水真好吃,嫩屄湿湿嫩嫩的,忍都没忍想要我干你喔?  我:哦∼哦∼∼∼喔∼  老爹:你的穴一直在抖,很想要懒叫对吧?  老爹突然将我压在棉被上,让老二进来干着人家。  老爹:喜不喜欢被干的感觉?  我:∼喜欢∼∼哦∼  老爹:下次来老爹馆子,老爹帮你做一下穴道按摩,以后你被干会更舒服喔!那只假屌上面有老爹电话住址,送你当礼物有空来看看喔∼  我:穴穴这样好∼∼哦哦∼老爹弄得好像跟假老二一样∼∼好∼酥了∼∼在人家穴穴外面转动一圈才插进去∼∼∼人家还要∼哦噢∼∼∼老爹∼∼好会弄∼哦呦∼哦∼∼  老爹:很爽吧!老爹还有更多把戏能让你好爽呢,有空来找老爹,老爹认你当乾女儿,把技巧都教给你。  我:谢谢老爹∼哦∼喔∼∼老爹好会干∼∼∼穴穴都要麻掉了∼好舒服喔∼  老爹:你的浪屄很嫩很紧才会让老爹这幺拚命干,来∼双手给老爹。  老爹拉住人家双手,让身体浮在半空中跟着他抽插的频率蕩漾着。  我:∼∼啊啊啊∼啊∼哦哦∼∼好舒服∼∼好爽了∼哦哦∼咿∼咿咿∼∼  老爹:看着正在捅你淫穴的懒叫∼∼看它插着你∼感觉到了吗?  我:∼咿∼∼噢∼啊啊∼啊∼∼它插好快∼好快∼∼好爽∼∼哦哦∼哦∼∼∼顶到好深∼∼∼啊∼∼老爹∼∼哦∼这样会不行啦∼∼∼好快∼咿咿∼∼呀∼  老爹:继续看,以后你会再让老爹这样干你对吧?  我:人家不要∼∼喔喔啊∼∼会死掉∼∼啊啊∼∼啊∼∼∼它插好快∼好可怕∼∼穴穴好爽∼∼哦哦∼哦∼∼∼啊∼人家好爽了好爽了。  看着老爹的老二不停快速搞着人家穴穴,老伯突然抱着小苹从老爹后面经过,来到我们旁边将苹放下,老伯用4个指头按在苹苹的毛毛上,大拇指在苹苹的穴穴上揉着,我看到老伯的老二硬着,接着老伯又将老二插入苹的穴穴内顶住,苹被插入的同时轻轻哦了一声,老伯开始挺着腰搞着苹,老爹将我的身体放下转侧了我的脸庞向着苹,苹渐渐接近人家的嘴吻了起来,老爹也压在我身上舔着我跟苹的唇舌,继续用力的干着人家穴穴。  老伯:刚刚在浴室跟这妹子泡身体,爽极了,把她洗的乾乾净净的再来第二炮。  老爹:瞧你那话儿还硬起来的咧,有干头啦有干头啰!  老伯:在热水里面玩着这妹子又玩到发硬,这妹子美的,老子不想服老呢!  我:老爹∼别跟老伯说话∼∼人家还要∼∼∼顶到底嘛!  老伯:你那个妞在催你使劲啰。  老爹又加快干的好深好深,他舔着我跟苹的舌,还用手捏着苹的大奶子,老伯似乎跟老爹比赛一样,也好用力干着苹。  我:咿咿咿∼∼呀∼就这样∼∼呀∼啊啊∼啊∼∼啊∼∼好爽∼  小苹:啊啊∼∼哦∼哦∼∼噢∼∼∼  小苹:小婷呀∼∼你干嘛在叫∼∼  我:好爽呀∼∼好爽呀∼老爹搞的人家好舒服∼∼哦∼啊啊∼∼啊∼  小苹:你也被搞?到底来了几个老人啊?  老爹突然拔出让人家穴穴正在舒服的老二,跑到我跟苹的头上,把老二放进二压到苹嘴里,我舔着蛋蛋,可能是由于老伯还搞着苹,所以舒服让苹在接触老二的同时,不由的吸允起来,老爹的老二变的比刚刚伸过来还大,筋都浮出来了,老爹开始压着苹的头套弄老二,一只手伸来人家奶子上揉,越揉越大力。  老爹将精液射入苹的嘴里,老爹将射完的老二拉出苹的嘴,接着在人家嘴上擦着人家嘴唇,还将人家的嘴靠近苹的嘴,精液从苹嘴里流出来,老爹要我慢慢舔着在苹嘴唇边的精液。  突然有人按住我的脚,老二插入人家又湿又酥麻的穴穴开始干着。  老伯:老伯又来干你了,老伯知道你刚刚要高潮了,放轻鬆老伯帮你喔∼  我:天呀∼∼啊啊∼啊∼∼好粗好深喔∼∼∼又感觉到啦∼  老伯:放轻鬆,让它到。  我:∼啊啊∼咿∼咿∼∼呀∼∼啊∼啊∼∼∼啊∼会不行啦∼∼不行∼啊啊∼∼人家又开始觉得好爽好爽的时候,小苹突然用脚踹着老伯。  小苹:喂喂喂∼∼会不会太过分,搞我就算了,连我好朋友也玩,赶快离开她身上,不然我报警告你们。  老伯:别动怒啦!我们立刻收拾好走人。  老伯:车上那人怎幺办??  小苹:你们两个擡他上来啊!  老伯一边穿着上衣一边还用老二顶着人家,而老爹早就穿好衣服在门那边等着。  小苹:妈的,你是不会站起来穿喔∼干麻还边穿边搞她。  我:∼∼∼啊∼啊∼  老伯真可恶耶,要离开了还用力顶了两下才拔出去,我立刻拉过棉被盖住身体,第一次看到苹这幺凶,我一句话也不敢说,老伯他们準备好要去擡小柯上来了,苹瞪着他们的背影,用手心擦着嘴上的精液走进厕所。  是假老二,怕苹生气,我立刻拿着它藏入棉被中,慢慢拉好肩带跟胸前的衣服,隔没多久,小柯被擡起来放到床边的地上,老伯还跑上来抱着缩在床上的我,做着爱爱的动作,听见苹的脚步声立刻跳开,他们终于走了,今天好累,但是也好爽喔∼  苹来到我旁边问我事情的始末,我将阿薰跟阿彪对小苹下药的行为还有老伯救她的经过告诉小苹,小苹告诉我说,以后有阿勋阿彪在场我们就立刻走人,她会要小柯跟他们断交,但是下药的事情别让小柯知道,否则小柯会惹事的,至于老伯,小苹说算了,被下药了,如果没他帮忙,她自己可能现在还在外面被轮姦,果然跟老伯他们说的一样,但是我还是被小苹骂∼呆瓜了。
热门都市情感
友情链接
 可以左右滑动